商業,業界須知>

“炒鞋”被納入金融風險防范 炒客究竟屯的是鞋還是“雷”

嫣茹

2019-10-21 11:21:22中國商網 收藏0 評論0 字數1,544 分享

060828381f30e924ad9b291cabd5f1031c95f7c7.jpeg

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于近日發布《警惕“炒鞋”熱潮 防范金融風險》的金融簡報。簡報指出,近期國內球鞋轉賣出現“炒鞋熱”,“炒鞋”平臺實為擊鼓傳花式資本游戲,各義務機構應高度關注,采取有效措施切實防范此類風險。

如今,球鞋已經成了“發橫財”的代名詞,那么,價格飆漲背后,炒客究竟屯的是鞋還是“雷”?

自今年以來,“炒鞋”已經開始“出圈”,不僅衍生出K線圖、“云炒鞋”以及“鞋期貨”,而且因為可觀的轉手利潤,成為不少大學生的謀財之道。金融簡報顯示,目前國內已有十余個“炒鞋”平臺,包括毒pp、Nice、斗牛識貨、切克等,呈現出參與者數量多、交易量大、價格波動劇烈等特征。

值得一提的是,有的平臺還多次實現融資,比如毒App,之前就獲得了紅杉資本和高榕資本的投資,王思聰也參與其中,最近估值已經達到了10億美元。

根據“毒App”6月發布的相關分析報告,5月發售的鞋款,最受關注的Air Jordan與歌手Travis Scott的聯名款深棕倒鉤,溢價高達430%,而此前單價更是突破了1萬元大關。

據報道,在毒App上,發售價為1000多元的喬丹鞋,普遍賣出價格都在8000元以上。因為有些款式的球鞋發行量較低,所以一路水漲船高。甚至最后漲到上萬元,幾十萬元的也有。

有業內人士表示,“炒鞋”行為實際上是將幣圈的浮躁、割韭菜之風引入心智尚未成熟、缺乏金融風控意識的95、00后群體之中,把鞋圈當成“韭菜園”,這種“竭澤而漁”的做法不利于行業長期發展。

webwxgetmsgimg (5).jpg

中國商網 唐硯/攝

鑒鞋師是鞋圈交易中的一環,他們中不少人認為,很多原先在炒房、炒幣行業的人也開始進到炒鞋領域,成為上游的大鞋販子。資金盤越大就越能接觸到更上游的經銷商直接拿貨,利潤也越高。他們可以通過大量囤貨、形成壟斷、哄抬價格、“割韭菜”的方式形成“殺豬盤”,小販子或者散戶就成了“活韭菜”,而其中不乏還得問家里拿零花錢的學生群體。

有媒體調查發現,一些球鞋交易平臺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有業內人士表示,一些平臺用K線圖、“云炒鞋”等炒作手法推出一些類金融產品引爆市場,以爭奪賣家資源刷數據,進而為進一步融資做準備。此外,部分媒體過于關注炒鞋“暴富”的極端個案報道更是起到“火上澆油”的作用。

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的簡報顯示,“炒鞋”行業背后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金融詐騙、非法傳銷等涉眾型經濟金融違法問題值得警惕。

值得關注的問題包括,一是“炒鞋”交易呈現證券化趨勢,日交易量巨大。上海市律師協會金融工具業務研究委員會副主任朱峰表示,交易平臺進行“炒鞋”的行為模式已經和證券市場的交易模式極其類似。目前各“炒鞋”平臺還游走在黑與白的邊緣,尚待監管部門給予更明確的規范與指引。

二是部分第三方支付機構為炒鞋平臺提供分期付款等加杠桿服務,杠桿資金入場助長了金融風險。“在逐利的貪婪下,部分消費者使用消費貸越來越不理智,一旦‘炒鞋’失利,貸款逾期歸還,最終可能會影響個人征信記錄。對金融機構來說也會產生很多不必要的壞賬,需要引起足夠重視。”朱峰說。

三是操作黑箱化,平臺或個人一旦“跑路”,容易引發群體性事件。例如成都鞋圈綽號“劉餅干”的“大佬”鞋商在今年7月轟然倒下,被警方刑拘,涉案上千萬元。不少交了錢等待拿貨的鞋販,都曾想憑借炒鞋“一夜暴富”,卻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

“某些平臺的運作模式類似于期權交易,而這類金融業務需要批準,可能涉嫌非法經營。”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劉憲權表示,此類行為也可能為某些違法犯罪行為(比如洗錢)創造條件。

“應該回歸到潮流文化的初心,通過打造良性的產業生態鏈,來促進潮流經濟的進一步繁榮。”朱峰表示,“鞋穿不炒”仍然任重而道遠,相關監管部門和行業協會應對一些“炒鞋”的投機行為進行監管。

(綜合自:金融界、證券日報、新華網 )

責任編輯:唐硯 除中國商報、中國商網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商網立場
新疆25选7今日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