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90后鞋商炒鞋欠款千萬元:千萬別像我,拿青春去賭

記者 彭祥萍 王垚

2019-11-19 10:04:04紅星新聞 收藏0 評論0 字數3,882 分享

今年7月,成都球鞋圈綽號“劉餅干”的鞋商被曝欠款一千萬“跑路”,后被派出所拘留。近日,消失三個多月的劉餅干取保候審露面,表示要用做潮流服裝的形式還款,再度在鞋圈引起軒然大波。

經多方聯系,“劉餅干”于10月28日接受了紅星新聞記者的獨家專訪,以自己為案例為年輕鞋友現身說法——“千萬不要像我一樣拿自己的青春去賭博。”

談涉案:“拆東墻補西墻致資金鏈斷裂

欠下1076萬,涉及130多人”

“我在朋友幫助下成立了一個服裝品牌Redempkie,想通過自己熱愛和擅長的方式去彌補。”

28日下午,劉餅干在成都一家服裝公司接受紅星新聞獨家專訪,他穿一件白色衛衣,指了指胸前印著的Redempkie字母說,“它由兩個單詞組成,redemption和cookie,意思是餅干的救贖,我想把對潮流文化的熱愛及我的經歷和想法,通過這個品牌表達出來,同時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減少受害者的損失。我已經失去了所有東西,我愿意接受懲罰,我不希望那些信任我的人,因為我的過錯,幫我承擔后果。”

劉餅干現身以來,爭論從未休止。他在微博抖音開了兩次直播,評論區兩極分化,有人譏他恨他,也有人“挺他”。

△劉餅干

目前支持劉餅干的老板倪先生(化名)告訴記者,劉餅干通過朋友介紹前后三次找過他,第一次見面,劉餅干剛講了兩句就被他趕走。后來通過幾次接觸,倪先生自行了解案情后,發現大家還是希望劉餅干通過努力賺錢還債。他在劉餅干身上投資了100萬,“賺了,就繼續做,虧了,也不投了。”

聽聞倪先生打算在劉餅干身上投資100萬,很多債主紛紛找上門來了解情況,在他們看來,這100萬能帶來的利潤對于劉餅干所欠金額來看,仍是杯水車薪。

劉餅干曾聯系債主做了一個詳細統計,數額是1076萬,涉及人員130多位,數額從幾千到一百萬不等,以學生為主,其中,95后占比70%以上,也有一些00后,最小的是2003年的。

劉餅干稱,出事前陸續約有250人找他買鞋,資金鏈斷裂后他用預售得到的本金高價收購市場的鞋,或以本金加利息的方式賠付給部分買家,賠了一半錢沒了,剩下的這130人“大多是關系比較好的朋友”。

劉餅干目前處于取保候審狀態,警察正在持續調查取證,在這一年等候結果的時間里,“隨時可能再進去”。

劉餅干自稱沒有“跑路”,但鞋圈“跑路”的經歷卻和劉餅干大同小異。

他告訴記者,球鞋的利潤是5%-10%,他批發了價值1000萬的鞋子,但手里沒這么多錢,只能通過提前收取顧客的鞋款再打給供貨商的方式預售。到了約定貨期,因市場原因,這批鞋市價漲到2000萬,供貨商直接把劉餅干給“鴿子”了。

由于供貨商一般人在國外,沒有具體合同約束,劉餅干無法向供貨商要取賠償,但絕大部分下家會向他索要賠償,原本可以選擇“鴿子”下家的劉餅干,為了維護自己在鞋圈的名聲,還要考慮后續合作,選擇繼續預售賺錢,用拆東墻補西墻的方式彌補。

但球鞋價格越來越不受控制,到最后一雙6000元賣出去的AJ倒鉤鞋,劉餅干要花1萬2從市場高價買回,單單一雙鞋就虧本6000元。

△在毒APP上,一雙原價一千元左右價格的“倒鉤”翻了四五倍

談內幕

“鞋商不可能去操控所有鞋子

但可以去操控某一款”

年輕化,是劉餅干在采訪中提及最多的字眼,他認為年輕人是這場資本游戲里最大的受害者。

劉餅干今年21歲,大二學生,他的球鞋史要追溯到小學五年級,那時候喜歡打籃球的他得到家人送的人生中第一雙球鞋“空軍一號”。

真正打開炒鞋這個潘多拉魔盒的,是在高三復讀,19歲的劉餅干第一次去排隊買鞋,原價1299元的AJ1黑藍轉手3000元賣掉,賺到了第一桶金。

那時起劉餅干就以賣養供,后來接觸鞋圈的朋友變多,加之劉餅干英語比較好,逐漸整理出一條能從國外買鞋的渠道,體量就慢慢變大了。

鞋圈很多人的經歷都和劉餅干類似,他們同是熱愛球鞋、不知炒鞋中暗含金融風險的年輕人,也是鞋圈的主力軍。

倪先生回憶,他見過劉餅干好幾波債主,有一次印象特別深刻,公司來了一個債主代表,這個代表只是一個1999年的小孩,而樓下還有幾個00后在等他,這讓未滿30歲的他第一次覺得自己老了。

這些年輕人的錢是從哪里來的?經歷這次事件,劉餅干接觸到了很多債主,了解到了不同人的資金來源渠道——有些是向家里人要的,有些是拿買房的錢來炒鞋,有些甚至是借高利貸。

最常見的是分期付款,比如一萬元只能買兩雙鞋,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一次性可以買十雙。“大部分年輕人的心態是鞋子是暴利,他們總覺得鞋子像比特幣一樣可以一夜暴富,不會虧錢,包括我自己也是這樣。”

比特幣有股市行情作參考,炒鞋也有。劉餅干提到,大部分鞋販子會看毒APP,“毒APP在我們身邊扮演的角色更像一個交易所,它能直觀地讓我們看到球鞋的漲幅,讓我們來確定是否繼續囤積或拋售。我們評論一個球鞋的價值就是毒上的價格。”

2.jpg

△毒APP的球鞋發售日歷,關注人數的多寡間接體現了球鞋的價值

此外,微信還有很多“沖沖群”“掃貨群”,群友商量后會提前一晚把資金集中起來去“掃”某一款鞋子。

在劉餅干眼中,APP就像一張晴雨表,但這張晴雨表卻可以為大資金人利用。一個常見的現象就是,一款鞋子在幾天甚至一周內不斷上漲,不斷有人買入,在不同的價格區間里就有不同的人進場。劉餅干雖不知道大資金具體在哪個環節進場,但他卻兩手一拍興奮地表示,“如果給我一千萬,我當然也可以操控!這其實很容易。”

劉餅干表示,在C2C(消費者之間相互售賣)平臺,鞋商可以單方面買進賣出,中間只需付出9.5%的手續費成本。

“舉個例子,我手里有1000萬,球鞋的單價很高,我不可能去操控所有鞋子,但我可以去操控某一款。某款鞋市場單價是2000元,我把它全部買入,將價格抬升至3000元再銷售。我可以把這批鞋子瞬間全部買空,之后再以4000元的價格上架。如此反復操作,營造出一種這款鞋很好賣的假象,在這款鞋子被抬到1萬元的過程,很多同行和消費者看到這個鞋子的利潤空間和漲幅空間很大,會陸續跟進購買這個款。最后,我通過2000元購買的鞋,慢慢就會被其他人陸續接盤,整個過程我只需付出平臺手續費成本。”

“每個人和我心態是一樣的,我們知道有這種操控方式,也知道這個事情有風險,但我們還是愿意去做,因為都覺得最后虧的一定不是我,也不會考慮后續帶來的風險。”

談鞋市:“鞋圈就像賭博

只有平臺、金融機構能穩賺不賠”

鞋圈雖然像賭博,但這場賭博里,劉餅干卻表示有穩賺不賠的莊家:比如平臺,只收取訂單手續費,每單穩定賺利潤;而金融機構可以為鞋販子提供豐厚資金,創造一個巨大的資金池,從中收取利息;此外,還有提前撤資的鞋商。

“金融機構的參與,會把我們的起始資金變得更大,比如他們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讓你用一萬元買到10雙鞋子,無形中產生5倍杠桿,他們只收取手續費和利息,這5倍杠桿帶來的金融風險是我們自己承擔的。”

除了大資本和金融機構,還有很多外來資金加入,比如劉餅干的債主中就包含了房地產商、餐飲老板等,他們會拿一部分資金出來炒鞋。正是這些無形杠桿的存在和外來資金的涌入,使球鞋的交易量越來越大,營造出一種虛假繁榮的景象。“以前我們能大概判斷鞋圈是真繁榮還是假繁榮,但現在連我們鞋商自己都無法判斷這個鞋子是好是壞,市場是否健康了。”

在鞋商自己都無法判斷市場走向的時候,盡管大家覺得一款鞋子不可能一直跌,也不可能一直漲,但為了跟上節奏,還是會去一直追逐熱門款。“比如今年大熱的AJ1倒鉤鞋,很多人都在它5000元的時候買了,囤了幾周發現他漲到8000元,這時候拋售。但過段時間發現他漲到9000元,這時候你還是會去買入,就是這樣的惡性循環。”

“鞋圈很流行一句話是,你的錢呢?拿貨了。貨呢?賣掉了。賣掉的錢呢?拿貨了。最后的結果是,手里只剩下鞋,鞋越來越少,越來越貴。”

“那為什么不直接等它漲到9000元的時候再買呢?”

“因為我們也會擔心當‘韭菜’啊。”

“那你覺得你們是‘韭菜’嗎?”

“當然算了,我覺得自己就是最后那一波‘韭菜’。”

談風險:“起床就要算今天虧幾萬

拿青春去賭博,后果承擔不起”

事實上,除了漲價,跌價也是常有的事。鞋圈在不停發售新款,一些被遺忘的老款往往都是賠錢的貨。“鞋子跌價在平臺上不太能看出來,因為上面有很多鞋款,炒鞋的人更關注漲價的鞋子,跌價的鞋子并不能引起很多人關注。”

劉餅干提及前段時間一個朋友向他吐槽,朋友家里囤了100多萬的鞋子,因為鞋市原因,每天起床朋友睜開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算算今天要虧幾萬,他這批一百萬的貨現在只值七八十萬的樣子。“現在市場風險太大,按照這個市場漲幅,基本沒有容錯率。”風險太大是劉餅干取保候審后選擇不做球鞋的重要原因。

△劉餅干

劉餅干稱自己并不反對鞋的升值,“因為那是球鞋文化的一部分”。

“真正的炒鞋文化是很多消費者熱愛鞋子買到手去消費,鞋子供應量不夠導致正常溢價,最終鞋子價格停在一個穩定區間。但現在的現象是同行之間互相交易,你傳給我我傳給你,鞋子像金融貨幣一樣在鞋販子手里流通,他們也舍不得穿,真正喜歡想穿的人卻買不起。鞋子是一個消費品拿來穿的,如果僅僅把它當做一個金融理財產品或是貨幣,這就違背了我們買鞋的初心,更違背了潮流的初心。”

另一方面,劉餅干表示,如果球鞋的漲幅超過了它本身的價值和粉絲的承受能力,最終它是沒有價值的。“我希望市場回歸理性,讓真正熱愛球鞋、并且想穿上腳的消費者決定球鞋的價格,而不是通過這種金融手段控制市場。”

“我想對所有鞋友尤其是年輕鞋友說的話是,一定要提高自己的風險把控意識,千萬不要像我一樣拿自己的青春去賭博,后果是承擔不起的。”劉餅干說。

(原標題:炒鞋欠款千萬!90后鞋商:千萬別像我,拿青春去賭)

責任編輯:馬文博 除中國商報、中國商網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商網立場
新疆25选7今日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