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民生>

名校畢業生到中小學任教,然后呢?

記者 王立芳

2019-11-28 09:56:14中國商報/中國商網 收藏0 評論0 字數2,418 分享

中國商報/中國商網(記者 王立芳)近年來,到一線城市的中小學當老師似乎已經成為名校高材生的新選擇。但是,人們在感嘆名校光環和豐厚待遇之余,很少關注到這些高材生到中小學任教之后的狀態。這些名校畢業的青年教師進入工作崗位之后感受如何,他們能否很快適應教書育人的工作,又如何看待教師這個工作……圍繞相關問題,中國商報記者進行了采訪。

微信圖片_20191128100202.jpg

資料圖 中國商網 馬文博/攝

“老師不好當”

一線城市戶口、年薪26萬起步、事業單位編制、全年帶薪休假165天......在2019年教師崗位的秋季校園招聘中,深圳龍華區教育系統拿出12分的誠意,大手筆招攬中小學教師的行動一度登上微博熱搜榜。

優厚待遇究竟花落誰家?超過3.5萬名應屆生報考,491人入圍體檢,報錄比大約為71:1。據悉,在報考者中,A類雙一流院校314人,其中博士23人,研究生及以上學歷占比近九成,華麗麗的簡歷讓網友感嘆:看完學歷背景,這待遇不稀奇了。

“當一名好老師,真挺難的。”任教三年后,李瑩對中國商報記者發出這樣的感慨。

三年前的秋招季,經歷了筆試、面試四輪考核之后,畢業于北京某雙一流高校英語翻譯專業的碩士生李瑩被北京一所重點中學錄取,擔任初中一年級的英語老師。“比較穩定,能解決北京戶口,自己喜歡,而且有寒暑假,應該也不太累”,這是李瑩當初對這份職業的設想。

可是,在任教三年后,李瑩有了不一樣的體驗。“事實證明,當老師真挺累的,早上七點半就要到學校,晚上六點雖然可以準時下班,但關鍵是到家后還得加班備課。”李瑩說。

李瑩任教的學校實行的是六年一貫制學制,她現在已經隨班升到高一,帶高一兩個班的英語,每周要上12節課。由于學校是改革實驗校,學生用的教材都由本校老師編寫,連期末考試試題也是本校老師自己出,對此,李瑩感到教學任務很大。

“對于我來說,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把一堂課上得更生動。由于我們的教學材料更新換代的頻率很高,這對于一個新手老師來說,備課壓力其實是很大的,我們要不停地去聽課、學習”。教學壓力大、要求高,使她發出“老師不好當”的感慨。

盡管如此,李瑩還是形容自己的工作狀態是“像打了雞血,自帶驅動力”,而她將這種積極性歸結于學生的訴求。“學生對于學科知識和科研能力的要求越來越高,我帶的這個年級已經有好幾個學生通過學科競賽提前被北大錄取了,要教這樣的學生,老師自身必須有很高的水平,并且還要不斷提高”。

在李瑩看來,這種現象也解釋了為什么目前在大城市中小學任教的教師學歷越來越高。“學生對于學科知識和教學能力的高要求在一定程度上促使更多高水平、高學歷的畢業生下沉到中小學教育階段。很多中小學招聘教師的要求都是碩士起步,我們學校還有很多老師有博士頭銜。”李瑩說。

對于在深圳一所小學任教的鄭喬來說,除了備課、上課之外,忙于應付各種檢查和行政性事務使她在“做一名好老師”的目標面前有些力不從心。一年前,她從東北一所雙一流高校碩士畢業,應聘到深圳當了一名小學語文老師。

“我很希望能夠靜下心來踏踏實實地教書,但現實是各種會議、課題、科研比賽把每天的時間和精力壓榨得所剩無幾,很多時候都已經走到教室門口了,內心卻還在糾結,因為自己知道這堂課并沒有準備好。”鄭喬對中國商報記者說。

“學生不好管”

困擾鄭喬的另一個煩惱,是在管教學生上的無力感。

“現在,學生接觸教育知識的途徑特別多,老師不再是授予知識的權威渠道,所以學生對于老師的敬畏心就沒那么強了,教師的威信比較難樹立,這就給老師開展教學帶來了一定難度。”鄭喬說。

對此,在北京一所小學教英語的譚悅也有同感。譚悅是李瑩讀研時的同班同學,畢業后應聘到北京一所重點中學的分校小學部教英語。“現在的學生及他們的家長基本上都是獨生子女,在性格方面比較自我,老師管理起來有一定難度,還會遇到一些家長對老師不認可、不支持教學的情況。”譚悅說。

受訪的青年教師都對中國商報記者表達了在管教學生方面的困擾。由于一些因師生矛盾引發的社會事件,教師在管教學生這件事情上如履薄冰。雖然教育部門擬出臺文件對教師實施教育懲戒權進行了規范、明確,但有些老師還是覺得這是一個“燙手的權利”,用不好可能引發家校矛盾,甚至會使教師丟掉飯碗。

“大部分學生都是比較守規矩的,家長也比較支持老師的工作。有些頑劣的學生,老師可以用春風化雨的教育感化他們。但是真的會有極個別叛逆的學生,說服教育對他們收效甚微,老師也就漸漸放棄了。”鄭喬說。

“自我提升難”

去年9月,畢業于北京一所雙一流高校物理專業的碩士生張強應聘到南京市一所中學,教高一物理。他本來以為自己可以隨班上升,接著教高二的物理。這樣,他不僅可以繼續和自己教了一年的學生在一起,還有可能在三年內帶完一輪物理課程,對積累教學經驗起到很好的促進作用。但是學校的一紙通知卻讓他非常失望:他并不能隨班,而是需要重新接手一個新的高一班級。

讓張強無法隨班的原因是學生家長的投訴。由于他所帶班級的物理期末成績不佳,家長拒絕學生的高二物理再由張強來教。

被家長“罷免”的張強很是委屈。他認為,學生期末成績不好,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們自身基礎差。“我們學校分快慢班,我教的是慢班,我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一年時間就把他們的成績都提上來。”張強告訴記者,和他同樣被分配教慢班的兩個同事,都是由于家長投訴而沒能隨班上升;而分到快班的同事,則可以跟學生一起升班。

譚悅告訴記者:“教師這個職業其實挺容易進入瓶頸期的。剛入職的時候,針對青年教師的培訓比較多,感覺成長很快,但是隨著對課程掌握熟練程度的加深,教師很容易就進入倦怠期,進而會產生一種成長空間有限的感覺。”她已經在考慮離開教師崗位,重新換個工作。

張強認為,學校只關注學生的成績,卻在培養教師成長上做得不到位,特別是青年教師,鍛煉的機會不多。“我選擇了這個職業,是因為喜歡教書育人,所以,希望學校能夠給青年教師提供持續的培訓和機會,提高教師的工作積極性,讓教師有更多的存在感和獲得感。”張強說道。(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馬文博 除中國商報、中國商網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商網立場
新疆25选7今日开奖号